您的位置: > 时尚 > 服饰潮流>正文

千禧一代和Z世代比其他任何一代人都感到更多的成功压力——该怪罪社交媒体吗?

时间:2020-09-14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      字号:TT

  如今,普遍有一种希望在职场上出人头地并在社交媒体上分享成功的风气,随之而来的压力可能让人难以承受。所以毫不奇怪,最近有研究表明,我们越来越不满意而且担心自己的未来。我们采访了Olivia Remes博士,请他就如何在网上求取“折中之道”提供一些专家意见。

最近,我冒险涉足一个未知领域,决定给自己建一个“finsta”账号(“fake Instagram”的简称,这是一种专门给密友死党看的地下账号,在这里,煞费苦心安排的动态被宿醉后的和模糊失焦的衣着所取代),以此来对抗随着与同龄人攀比成就的习惯性需求而来的焦虑。事后来看,这是一种反抗之举,起因是千禧一代和Z世代似乎普遍怀有的“生命不息折腾不止”心态。
 

  如今随便翻阅一下社交媒体,你就会看到朋友动态里面充斥着各种五光十色的帖子,从职业成就,到个人目标和成果;于是你很容易就会认为大家都比你更成功、更快乐、更自信。现在只要涉及我们的职场工作关系和成功,好像就必定要到社交媒体上去寻求别人的肯定,这种风气比以往更盛。我们的简历已经被数字化后挂到万维网上,而这种虚拟人设溢出到现实生活中的结果就是把自己置于一种危险境地——一旦我们没有达到自己设定的目标,一种相形见绌之感就会油然而生。

  我们本来就不是说一定要什么都擅长——没关系的。但这么告诉自己是一回事,真正相信它又是另一回事。

  在伦敦工作的模特兼记者Simran Randhawa今年25岁,她在经常在Instagram上与他人比较后,选择了与我同样的应对办法。她说:“ 我弄【finsta账号】纯粹是为了能肆无忌惮地发帖。上Instagram已经成了一件烦心事。虽然大家可能不想承认,但比方说有人出风头时,【虽然】你为他们感到高兴,但免不了也会想,‘好吧,为什么不是我【出风头】? ’或者‘【也许】我还不够努力?’”

  在疫情发生前,Randhawa刚刚掀开了新的职业篇章——包括推出面向创意人士的生活方式资讯快报——Randhawa解释说,这次封城是自我反思的理想时期。她说:“对我们很多人来说,这次疫情让我们全面审视我们在走的道路。说到底还是工作在我们心中的优先地位。我们给自己的工作附加了很多价值和认同感,所以每次新认识别人,往往【一开口】对话就是,‘你是做什么的?’你的社会价值都被归结于你的工作。【现在】我要花时间放慢脚步。”

  疫情前我们与工作的关系

  自2010年创立以来,Instagram已经成为人们发布生活方方面面的虚拟空间,从室内装饰到与亲朋好友叙旧寒暄,再到展示新发现的技能,可谓包罗万象。Twitter原本是人们分享灵机一动的思绪想法(或者表情包)的地方,现在充满了各种负面言词,部分要归咎于那些匿名网络喷子。现在,精心谋划我们的社交媒体动态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一件非常完善而且不得不做的事情,已经到了我们很多人难以自拔的地步。我们陷入了一个永无止境的循环中,只是为了向人展示自己美好的一面:精心编辑我们的生活,用职场上的高光时刻、财源滚滚的赚钱副业和光鲜亮丽的个人帖子来填充Instagram九宫格。一切都是为了王婆卖瓜。

  2019年5月,德勤的一项调查显示,千禧一代和Z世代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越来越悲观。调查显示,我们的“雄心壮志并不低于前代人”。事实上,我们对从“气候变化到环境”等一切事物都充满热情,“【我们中】有超过一半的人希望赚大钱发财致富”,但我们的“优先事项已经发生了变化,或者至少被往后排了,”因为我们更倾向于探索世界,不可否认这是受我们网上所见所闻的刺激。

  这种感觉对大多数人来说无疑都是熟悉的,但对年轻一代来说,尤其是对花大量时间沉浸于网络世界的人来说,则更是如此。“当你看今天年轻人的目标时,更多的是围绕着名声、财富和名人,而几十年前的目标主要是以家庭为导向的,”剑桥大学心理健康研究员Olivia Remes博士分享说,“随着社会的现代化,问题已经变成了‘我能为自己做什么?’”而社交媒体在这种转变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这场疫情如何影响到我们的网络存在和职场生活

  Covid-19今年震撼了全世界,导致了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给我们留下了需要多年才能愈合的伤疤。努力抓住经常性自我认可的需要,于是打磨自己的网络人设、营造一种美好形象很快就成了推销我们自己的一种手段。而在疫情封城期间,我们的网络存在依然是与他人远程联系的最佳途径,自然,它也就随之增加了十倍之多。

  所谓Zoom疲劳症很快就随之而来,精力耗竭成为了现实。Smartsheet的一项研究发现,居家工作对千禧一代的打击最严重,因此我们通过社交媒体来解决这种新常态带来的问题。突然间,Instagram上充斥着自制香蕉面包的帖子(目前这个标签下有160万个帖子),而TikTok则造就了Z世代网红,比如19岁的Addison Rae,她是一名舞蹈/化妆奇才,在8月份推出了自己的美妆系列。

  我们被现实呈现给我们的无限机会所刺激,这部分要归咎于社交媒体和滚滚向前的社会。根据Remes博士的说法,这创造了一种不健康、快节奏的网络形态。“每个人都在指出这些完美的生活,但是这并不代表现实,而且与几十年前的榜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说。

  缺乏一个核心友谊小群体所带来的长期影响也可能不利于我们的日常生活(换句话说,如果你有好一阵子没看到你的亲密好友,那可能就会增加你的压力水平)。Remes解释说:“要保护我们的心理健康不受压力影响,就要投身于稳固的社会关系网络中。如果你有朋友,那么就可以缓冲压力对你心理健康的影响。然而,由于现在强调自我,社区在分崩离析,于是当我们经历充满压力的时期时,就不再像以前那样有其他人可以依靠。”

  建立新常态下的日常职业生活状态

  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我们中的许多人把目光投向社交媒体,以为它会是我们与亲朋好友建立即时关系的一种途径。然而并非如此,我们发现的是纷至沓来的各种需要,我们得学习新的技能、学习烹饪,在纽约工作的模特兼时尚公关Imani Randolph与我们分享他的认识。“大家几乎是一周七天每天24小时都在烤香蕉面包,但【那之后】没多久,我就觉得好像迎来了报复的时刻,大家纷纷说,‘你什么都不做也没关系啦,’,这让我稍微安心了一些。”

  然后她继续说道:“有了社交媒体上的【各种】应用,好像你很容易就可以给自己搭建一个平台并且扬名立万。眼见别人获得你也许很渴望的东西,那种强烈的视觉冲击创造了一重额外的压力,因为你眼睁睁看着别人在做你一心想要做的事情。看到别人【在隔离期间】发布的内容会让我觉得,‘该死,我错过了这个机会。’”

  在五月份因George Floyd死亡而掀起的“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如火如荼之际,“Instagram简直成了一个只为了获取信息的门户网站。而作为一名黑人女性,我得在其中找到平衡,既不能显得好像我无动于衷,但也要意识到我应该时不时缓口气,”Randolph解释说。

  作为一名大码模特,Randolph认为有一种不言而喻的责任加诸在她的身上,因为在创意领域缺乏多样性,所以她有责任在社交媒体上大声疾呼。“我【日常】会感觉到有些焦虑,但这越来越少因为我是一个黑人女性,越来越多因为我是一个大码黑人女性。我认同并理解我的业内存在是整体变革的一部分,但我也希望像我这样的女性被正常化,而不是沦为一个讨论话题。”

  她继续说道:“我已经到了社交媒体和工作交缠不清的地步。我必须帮助建立客户关系,所以我会在晚上10点睡觉,并经常检查是否有人发布了任何东西。我很难想象如何去改变【我的心态】,因为有那么多人都是身兼数职的斜杠人士,所以你的安全感很大程度来自你输出的内容。如果你要减少或改变这一点,那么就连这一点也没了。”

  自省是让心态更健康的关键

  当今社会加诸于女性的多重压力有时会让我们觉得自己在职业方面还不够努力。Remes博士解释说,全速前进和多头并进就是一股脑对我们提出的要求。“如今你让女性追求多个目标,又要保住工作,又要照顾孩子承担责任。我们不加限制的话,那么你在哪里停下来呢?这就像这场永无休止的比赛。”

  那么,怎样才能处理好这种压力,更健康地利用社交媒体呢?自省,Remes博士继续说道:“了解你自己,知道什么会让你开心快乐,因为积累大量的财富和社会灌输说你应该拥有的东西是一回事,拥有你想要的东西是另一回事。”

  她总结说,你应该坚持那些符合自己需要的东西,把日常清单上面不再有用的东西逐渐划掉。“如果它让你更快乐,让你觉得自己的生活更加完整,那么就优先考虑这些东西,”她建议道,“比方说,你想拥有一个YouTube频道,那么即使有人从中赚了很多钱,而且它看起来很不错,但如果对你来说它让你更劳累,影响了你的心理健康,那就把它划掉,专注于你喜欢的事情。其他一切都是次要的。”

  未来能不能容得下一个更脆弱一些并且没有压力的网络环境呢?“我们围绕工作的很多感受都是消极负面的,”Remes博士总结道,“我们经常觉得【自己】不优秀,因为我们会左比右比,看到别人做得更好。但问题是,生活中总会有别人比你做得更好。按照自己的步调去做,不要跟别人比较,这才是解决之道。”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